微史记 - “千年第一税改”与两个天才的陨落

■四海夕阳

公元779年,唐代宗李豫在长安大明宫辞世,太子李适登基,史称德宗皇帝,大唐帝国迎来了第十任CEO。

(唐大明宫复原图)

新老板的担子不轻松。想当年,大唐帝国这家百年老店遇上安史之乱,差点倒闭,叛乱平息之后,各地军阀还时不时捣乱。当时代宗皇帝主要靠两个人,打仗靠郭子仪,理财靠刘晏。刘晏是历史上有名的神童,他七岁就被唐玄宗任命为太子正字(国家图书馆的管理员),在代宗时期,他担任户部尚书和盐铁转运使等要职,掌控财权。他不仅聪明,而且勤奋;不仅勤奋,而且会用人。所以他指挥财政系统,“如臂使指”,效率非常高。代宗曾经亲自点赞:你就是朕的萧何!

然而,德宗却不太喜欢这位前朝“萧何”,在他心里,有另一位理财天才。此人名叫杨炎,文章、政务、诗歌、书画,无一不精。德宗在当太子的时候,就把杨炎的文章贴在墙上每天吟诵。所以,德宗一上台,就问杨炎在哪里?——杨炎这时候还在偏远的道州(湖南道县)当着司马(调研员)呢。为何这么差?因为杨炎是前朝宰相、大贪官元载一手提拔的,元载倒台后,杨炎也跟着降职。新皇帝一声令下,要爱惜人才,杨炎立马火箭式提拔,从调研员升成宰相。新官上任,自然想大干一番。不过刘晏主管财经十几年,能优化的地方,基本上做得差不多了。但杨炎不服气,小的改良做不了,我就整大的。他执政第一年,就启动了国家财税体制大改革。

第一步,从最敏感的入手,把国库和皇帝的私房钱分开。中国自西汉以来,已经把国家财政收入(国库)和皇帝私房钱(内库)分开。唐朝皇帝的私房钱叫大盈内库,而国家财税收入归左藏库(国库)。但安史之乱时,一些带兵将领老是跟国库要钱,管财税的官员挡不住,就干脆把财税收入并到大盈内库。这下国库变成了皇帝的私库,但后果是:管财政的不知道国库有多少钱,而太监借着皇帝名义管理国库,贪污浪费没人管。大家都知道其中弊端,但谁也不敢跟皇帝提。杨炎可不管这些忌讳,他跟德宗说,您得先把国库和自己的私库分开,才好谈别的改革。德宗刚上台,也想有一番作为,立即批准杨炎奏请。天下最敏感的经济问题,竟如此顺利解决,朝野上下无不吃惊佩服。

第二步,废除旧税制,实行两税法。杨炎看皇帝如此爽快,马上又上奏,搞更大的改革。唐朝原来的财税制度是租庸调制,特点是“以丁为本”,征税只盯人,不问资产。而安史之乱之后,人口锐减,又大量逃亡流散,国家可以统计掌握的人口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。所以即便有刘晏那样的理财天才,征税也还是很难。

(唐代租庸调制度时期的收税银饼)

杨炎上奏说:现在形势变了,人可以跑,但是土地是跑不掉的。所以征税要从盯人变成盯土地和资产,也就是著名的“两税法”。其主要内容是:一是财政量出制入。政府根据支出额度确定全国征税额度,分派各地征收。二是纳税人不分原住民和移民,一律按现在居住地登记。三是按资产确定纳税标准,交多少税跟老幼少壮没关系,只和财产有关。四是定期纳税。每年夏秋两次缴税,所以叫“两税法”。两税一律用钱缴纳,个别情况也可折成实物。五是原来的租庸调和其他税费全部废除。敢在两税之外多收一文钱的,以枉法论。对于两税法,德宗又立即批准,宣布自建中元年(780)起,正式实施两税法。

后人评价,杨炎设计主导的“两税法”是中国从隋唐直到近代之前最重要的税制改革。为什么说它是“千年第一税改”呢?从征税效率看,两税法简化税制,集中纳税时间,方便了民众,政府也省去一年四季不断催索,有利于集中精力促进生产。从征税公平看,两税法把收税对象从人变成资产,富人多交、穷人少交,更加合理公平,同时扩大了纳税面,加强了中央控制财政的能力。后来明朝张居正的一条鞭法、清朝雍正的摊丁入亩等财税改革也是从两税法的思想脱胎而来。从世界范围看,两税法第一次确立“量出制入”的财政收支原则,西方最早提出类似思想的是法国人柯尔倍尔,比杨炎晚了800多年。

我们可以看到,刘晏和杨炎,都是难得的理财天才,刘晏精通微观实务,杨炎擅长顶层设计,如果两人联手,简直就是财经界的李白+杜甫!可惜,紧接着的却是两个天才的毁灭。

在宰相任上,杨炎最关心的事,除了财税改革,就是搞倒刘晏。他为什么恨刘晏呢?因为当年审理元载,刘晏是专案组长。如果不是刘晏,也许元载就不会倒台,杨炎也不会贬到道州。于是杨炎绞尽脑汁,挑拨刘晏和皇帝的关系。德宗的生母是代宗的沈皇后,也就是电视剧《大唐荣耀》的女主角沈珍珠。在历史上,沈皇后在安史之乱中失踪,虽然她的儿子被立为太子,也就是后来的德宗。但老是有大臣暗中劝代宗另立其他后妃之子为太子,德宗一直处在被废的阴影之下。杨炎一当上宰相,就派人散布流言,说刘晏曾参与废太子的阴谋。虽然并无实据,但皇帝还是把刘晏贬官到四川忠州。后来杨炎又授意当地官员报告说刘晏企图造反。于是,德宗秘密派太监到忠州绞死了刘晏,并下令抄家。结果发现,刘晏掌握财权十几年,家里只有两车图书和几斗粮食。天下都为刘晏不平,甚至连割据军阀也写信责问朝廷,要为刘晏讨公道。

杨炎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,于是他派人到各地通气,杀刘晏是皇上的主意,与我无关。德宗知道后非常生气,当初挑唆我杀人,现在看势头不对又让我背锅?渐渐地,德宗对杨炎不再信任,他又任命了一个新宰相卢杞,分割杨炎的权力。卢杞没什么才华,长得还很丑,但是特别善于揣摩领导心意和打击报复。杨炎却浑然不觉,他依然像教训小弟一样教导皇帝,对卢杞则根本不理。很快,卢杞便以杨炎的儿子接受贿赂请托为由,组织开展专案审理,顺带查出了其他罪行。最重要的一条,杨炎在曲江池南边修家庙,那地方传说有王气,他是何居心?

德宗彻底怒了,下诏宣布:杨炎欺君枉法,罪不可恕,贬为崖州(海南琼山)司马。从道州司马到宰相,再到更偏远的崖州司马,大起大落,不过两年工夫。诏书下达后,杨炎预感前景不妙,这次恐怕难以活着回来了,“一去一万里,千知千不还。崖州何处是,生度鬼门关。”

现实比杨炎想的更残酷,他连崖州都没有看到。刚走到离崖州百里的地方,德宗又下诏将他就地赐死。此时,距离刘晏之死只有一年零三个月。又一个天才陨落了,只是这一回,再无人为他喊冤。

首页时政